当选云南省长尚未满月,阮成发为何“放狠话”?

由鄂入滇不久的阮成发,又成了媒体追逐的焦点。

“有些购物店之所以那么嚣张,为什么就关不掉呢?背后有人吧”,2月10日,当着众多官员的面,阮成发说:“对于造成恶劣影响的购物店,工商、公安甚至纪检部门要去查查。”

媒体用“放狠话”形容阮成发的这番表态。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此番表态,距离他当选云南省省长尚不足月。1月21日,这位武汉人才被诸多云南省人大代表票选为他们的省长。

△阮成发 (资料图)

“背后有人吧”

“背后有人”,这句话更常用在私下场合。阮成发说这句话的场合是2月10日的云南省政府常务会议,是个公开场合。

2016年12月,长期在家乡为官的阮成发向西进发,来到彩云之南,先是出任云南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不久即被任命为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代理省长,并在1月份的云南省人代会上转正。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翻了云南省政府官网的历次省政府常务会议记录,2月10日的会议是阮成发履职云南后,第2次主持召开常务会议。上一次由他主持召开是2016年12月26日下午,不过,那次他是以代省长身份主持召开。

也就是说,在第一次正式以省长身份召集省政府领导班子开会,这位新省长就放了狠话。

当日,云南省政府常务会议的议题有两项:

传达学习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以及2月3日、2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研究贯彻落实意见;

研究依法重拳整治旅游市场乱象和加快旅游产业转型升级、推进消防事业发展等工作。

上一次主持开会,阮成发带着班子讨论的议题也是两项:

传达学习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全国政府秘书长和办公厅主任会议精神,研究贯彻落实措施;

审议通过我省全民健身实施计划和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实施方案。

不难看出,“研究依法重拳整治旅游市场乱象”成为阮成发当选省长后,抓工作的“当头炮”。

公开场合放狠话,针对的也是作为云南旅游市场重要一环的购物店。

“杀鸡用牛刀”

就在阮成发开会的前一天,云南丽江市古城区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发布了一起旅游案件的最新处理情况。

古城区委宣传部官微“古宣发布”9日通报称,

2016年11月11日,和某松等6人在丽江市古城区祥和路一烧烤店殴打董某某(女)等人,案发后,公安机关依法持续开展案件调查工作,并依法将6名嫌疑人刑事拘留。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2017年2月9日,经丽江市古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丽江市公安局古城分局对涉嫌寻衅滋事罪的和某松等6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春节前,1月24日(农历腊月二十七),微博网友“@琳哒是我”爆料了自己2016年11月在云南丽江游玩被无端殴打致面部毁容的经历,并提出警方拒让其做伤情鉴定、未告知案件进展等质疑,当晚即引爆网络。丽江古城区发布处理结果后,当事人也更新了微博。

对阮成发来说,这算是他在云南省省长任上遇到的第一个较大的负面。不过,早在2010年,时任武汉市市长阮成发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不惧负面,他说:“正面报道我可以不看,但负面报道一定第一时间看。”

针对节前“游客在丽江被打事件”,云南省副省长陈舜曾带队到丽江进行处置。对此,阮成发有自己的看法,他说:“出个事要副省长出动,‘杀鸡用牛刀’”。

据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了解,陈舜是分管旅游的副省长,春节前曾以普通游客的身份暗访云南旅游市场。

△陈舜分工

不过,陈舜到云南的时间也不久。2016年11月,在阮成发履职云南前一个月,陈舜由教育部部长助理身份“空降”云南。

他是云南镇雄人,在云南大学获得本科、硕士学位后曾在家乡短暂就职,不久即赴复旦大学攻读博士、博士后,毕业后进入中国证监会任职,15年间从办公室干部奋斗至首席稽查,后转入教育部任职。

从履历来看,管好旅游对这位副省长来说也是个新项目,不过,监督是老本行。在常务会议上,他说,旅游市场整治的重点有三个:所有不合理低价游产品下架;切断行业灰色利益链条;建立完善行业服务规范。

“要更加严厉”

“陈舜同志都去暗访了,余繁去暗访过吗?”阮成发问道。

“去过,不过他们大都认识我,效果不明显”,余繁的回答让会议室里发出一阵笑声。

阮成发提到的余繁,是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他在原云南省旅游局一路从基层干至副局长,2013年,云南省旅游局改为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后改任副主任,并顺利转正。

对云南省旅游乱象问题,作为本地干部,余繁早有认识,他在汇报中说,云南省旅游市场的灰色利益链条还没斩断,治理还处在治表阶段,治本的效果不明显。

如何治本?阮成发认为,要从两个方面强化市场整治,一是加重处罚力度,二是州市和县级政府要承担起责任。他直言“云南对旅游市场乱象的处罚力度要更加严厉,目前对重点环节的管理还失之于宽、失之于软”。

说到加重处罚力度,阮成发的家乡父老应该不陌生。在常务会上,曾任副省长的刘平在发言时就建议,云南旅游监管可以借鉴武汉整治黑出租的经验,抓住后严格处罚,并公之于众。

△任职武汉时骑免费自行车的阮成发

对云南省各市、县政府来说,省长要他们担起责任这点应该也不陌生。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发现,早在1月19日,云南省人代会期间,时任省委副书记、代省长阮成发到丽江代表团参加对大会有关报告的审议审查时就提出,要充分认识旅游市场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危害性,各级政府主要领导要亲自负责抓牢抓实,依法重拳整治旅游市场乱象和不文明旅游行为。

最后说说“背后有人”这个问题,官方发布的常务会议通稿中明确表示,要“采取严厉措施,坚决打破旅游行业利益格局,斩断‘灰色利益链’”。

其实,1月5日,云南省政府办公厅发布的1号文件《云南省深入开展旅游行业整治规范旅游市场秩序工作方案》,就已祭出“重拳”。

上述方案规定:旅游企业之间相互勾结,通过虚高商品价格并从中非法牟利的,按照欺诈行为、商业贿赂等有关法规查处。在查办案件中发现涉及国家公职人员违纪违规的问题,交纪检监察部门依法依纪严肃处理;涉嫌违法犯罪问题交司法机关处理。

来源地址:当选云南省长尚未满月,阮成发为何“放狠话”?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