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小故事,如何现真情

生命不息,笔耕不止,在王晓君的笔下,近百位上海文化名人的掌故熠熠生辉。虽然文章短小精悍,但是言之有物,择其趣味之处加以渲染,从文艺中见人,大家幕后的小花絮同样是艺品的结晶。


8月20日下午,《海派文化》常务副总编王晓君携新作《人情多在回眸》在上海书展交通大学出版社展区举行新书首发及签售仪式。

 


同王晓君之前的掌故随笔一样,本书内容的重点仍在艺术人文上。


在第一辑,“妙香暗熏书画中”的篇章中,王晓君尽可能挖掘书画家艺术生活中的琐碎小事,从他们不为人知的细节着手,以小见大,从而突显书画家的艺品、人品。沈智毅先生生前乃是王晓君的好友,他曾是上海美术馆展览部负责人,与书画大家打交道很多,肚里有说不完的掌故,他又喜王晓君的文章写法,故常邀王晓君去他家,喝茶品画讲故事,为王晓君讲述他与吴湖帆、朱屹瞻、关良、林风眠、唐云、来楚生、饶宗颐、刘旦宅等艺术家来往的趣事,王晓君录而成文,以飨读者。


在“高士风节艺术中”篇章,王晓君还写些音乐家的人生小故事,如胡松华为陆春龄摁手印的书法,沈利群与《三笑姻缘》的幕后故事……


如今,在上海书展,与他相结识的老朋友、老读者们悉数到场,听他娓娓道来名人之掌故。


王晓君脸上满足的笑容来自于大家对他的肯定,尽管年过古稀,王晓君依旧在与时间赛跑,他想记录下更多的故事,他说:“我知道艺术家的小故事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消失,我将这些过眼云烟写成文章,‘流芳百世’,也算是功德无量吧!”


让我们一起看看王晓君笔下的有趣故事。



刘旦宅与刮绒扇面


沈智毅老先生家中藏有一把刮绒扇面。据说绒画乃清初秦淮歌妓董小宛所创。如今,除故宫博物院藏小册刮绒册页之外,社会上几乎灭绝。沈老说这把扇子是他无心插柳所得,并且在去刘旦宅家时向他展示了这把扇面,刘旦宅却发现了扇面的独特之处,索性向沈老借了扇面,不耻下问地向上海一位隐居民间的文化高人请教。


经高人介绍:此刮绒画现已濒临绝种,此画种首创于董小宛。董小宛下嫁明末复社的“四公子”之一的冒襄,而后随夫去了江苏如皋。据冒襄《影梅庵忆语》载,董小宛回如皋之后,耽于恬淡,几个月之后,“于女红无所不研巧,锦绣工鲜。刺巾裾如虮无痕,日可六幅。剪影织字,镂金回文,各厌其技,针神针绝,前无古人已。”据考,董小宛虽无专门拜师学画,但却能画小丛寒树,且有笔墨情趣。她对古今绘画有特殊的爱好,也经常在几案上独自涂涂画画,甚至在逃难时,她宁可丢掉梳妆盒,也不愿放弃捆载着的书画。


刘旦宅得知此扇来历后,兴奋不已,他很快将询问之事告知了沈老,并在扇的左上角题字,又在扇的背面——金箔扇面上画下了一幅仕女图。

 



折扇一把思友情


陆春龄曾拿出了一把签满了名字的大折扇给王晓君看。折扇并不豪华,既无书画的美文,也无扇骨之精雕。陆春龄说:“这把扇子我保存了30年,它是历史的记载,也是友谊的象征。见物思人,它使我愉悦,也使我悲伤。愉悦的是,它可以勾起我美好的回忆,悲伤的是,有许多题签的朋友已离我而去。”


折扇的正反两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名字签字。仔细读来,有画家华君武、刘海粟等;有音乐家李焕之、胡松华等;有电影界的谢添、白杨、张瑞芳等;有戏曲艺术家李万春、俞振飞、六龄童等;有作家萧军、于伶、冯骥才等;有舞蹈家戴爱莲、赵青等;还有文字学家袁晓园……林林总总,不下几百号人。扇尾落款是:全国政协六届会议老中青艺友欢聚誌会·癸亥亭午·北京·陆春龄珍藏。


从收藏的角度来看,这把扇子的价值确实很高,但陆春龄却说:“我们不能用金钱去衡量它,关键是它非凡的意义,因为它记录了历史,记录了友情,记录了我们国家的继往开来。”是的,我们不能忘记历史,更不能忘记友情,忘记了这些,就意味着背叛。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来源地址:人生小故事,如何现真情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