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每月10万辆车违法5次逾期不处理,法规该如何变?

文/王海燕

 

交警遇到的一些执法瓶颈需要在立法中破解,提供法律支撑。今年下半年,《上海市道路交通管理条例》即将修订。今天下午,市人大常委会举行修订道路交通条例暨执法检查专题调研座谈会。违法停车的查处、交通违法逾期不处理等问题成为与会者热议的焦点。

 

每月10万辆车违法5次逾期不处理


“我们有个微信群,群里说,今天抓了个违法大户,他有133起违法记录都没处理。”闵行区公安交警队勤务科副科长周易泽讲起交通违法逾期不处理问题。


记者了解到,2015年,本市有5起以上交通违法逾期不处理的机动车数量,每月均维持在10万余辆的水平,个别机动车违法行为逾期不处理的数量甚至超过300起。


这个数字很惊心,市人大代表许丽萍说,如果违法300起都逾期不处理,法律的权威性和执法效果都大打折扣。“能否加大处罚力度,比如违规罚金以几何级上升进行处罚,或者实施扣证或扣车。”


“对违法逾期不处理的情况,交警执法确实有难处。”周易泽说,当事人接到交通违法行为处理通知书后,如果15日不交罚金,交警如果要强制执行,要先查询相关信息,然后带好法律文书候在家门口....整个操作过程很繁琐。很多车主过户时,违法记录依然没有清零。“煤气费、水费逾期不交都有滞纳金,交通违法逾期不交,应该也设滞纳金。”


“有滞纳金这个规定,但滞纳金要有裁决,也就是要经过处理。”市公安局交警总队副总队长韦恺人说,目前全国都还没有收缴滞纳金的先例,强制执行的成本更高。为此,建议补充完善相应的罚则,明确机动车驾驶人和机动车有交通违法逾期未处理,每达到5起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对机动车驾驶人或者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处暂扣一个月以上三个月以下机动车驾驶证。


“违法成本太低、执法成本太高。”虹口区公安分局交警队中队长薛劼勇说,不少驾驶人守法意识淡薄,把“违法”当作“花钱买方便”的方式,法律规定的财产类处罚,对该类当事人缺乏威慑力,屡次出现“逆行”“乱变道”等各类交通违法行为。建议修订法规时,能将具有不良驾驶习惯的驾驶人纳入管理范围,对机动车驾驶人在一个记分周期内、机动车在一年内,有多起以上“闯红灯”、“逆向行驶”、“乱占道”等行为的,除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对违法行为进行处罚外,对机动车驾驶人或者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暂扣一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机动车驾驶证或者吊销驾驶证。

 

先劝离再处罚纵容部分驾驶人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93条的规定,对人在车内的违法停车行为,民警应先劝离,对拒绝驶离的实施罚款处罚,“但这客观上纵容了部分驾驶人员违法停车行为,使违停成为交通管理的顽症。”市公安局副局长俞烈说,此次交通大整治中,交警尝试对设有禁止标识、标线路段违停的车辆,认定为“违反禁令标志、标线”的行为,依据《安全法》第90条予以罚款200元并记3分。但是这需要在地方立法中予以支撑。


俞烈说,在适用《安全法》第90条,以“违反禁令标志、标线”处罚违法停车问题时,带来了新的问题,由于该条未设定拖移车辆的强制措施,导致对人不在车内的违停行为,缺少拖移车辆的依据,如果适用第93条拖移车辆,而处罚适用第90条,就有“选择性适用法律”之嫌。为此建议,补充相应的强制措施条款,明确机动车因违法行为,影响交通并拒绝或无法立即驶离的,公安机关交通部门可以将车辆拖移至不影响交通的地方。

 

建议违法行为与个人征信记录挂钩


市人大代表莫彬彬说,这轮交通大整治中,不少市民戏称,“满城尽带黄实线”,“一方面要严格执法,另一方面也要处理好老百姓的出行刚需与车辆拥堵的矛盾,这样才能更好地约束市民的行为。”


“很多出租车司机问在厕所前到底能不能停车。”许丽萍说,不少市民对某些路段设黄实线是有些质疑的,划黄线禁停没问题,但这根线划在哪里是合理的,要综合考虑好。


在沈国明代表看来,此次交通整治能否取得效果,在立法上取得突破,主要依赖于两点。一是,全社会有比较高的道德水准,二是,有比较管用的 诚信体系比较。他建议,修订法规中将违法行为与居住证、个人征信记录、保险费等挂钩,这样的地方性法规含金量才会高。


交通大整治期间,交通协管员、辅警、特保等交通执法辅助力量,参与交通管理,对交通违法行为进行劝阻、协助调查取证、有效提升了交通管理成效。“但是交通执法辅助力量的法律地位、交通管理权的边界,还需要在立法修订中予以明确。” 俞烈建议,在修订法规中,能明确交通执法辅助力量在交通警察的指导和监督下,可以辅助开展交通疏导、维护交通秩序、劝阻、记录、报告交通违法行为等工作,辅助人员记录的证据,经审核后,可以作为执法的依据。

 

题图来源:蒋迪雯 摄

来源地址:上海每月10万辆车违法5次逾期不处理,法规该如何变?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