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活着的日子一天过成别人的三天!华鼎装饰那个“爱操心”“专啃硬骨头”的薛维波走了

“就在这次出差前,他曾对孩子说等他回来就一起去迪士尼,如今成为永远的遗憾。”至今,妻子韩冰仍不愿相信与她相伴20年的爱人薛维波就这样走了。

 

薛维波生前任中建装饰集团所属华鼎装饰总工程师、副总经理、工会主席,今年3月3日在江苏南京和安徽合肥开展校园招聘工作中,因连续奔波和长时间工作劳累疲惫诱发脑梗,经抢救无效不幸辞世,年仅45岁。

 

薛维波年纪不大但是皱纹多、头发不多但是白发密、爱穿超龄的夹克装,所以大家尊称他“老薛”。他把活着的日子一天过成了别人的三天,在45岁风华正茂的年龄,不该陨落的季节却“走了”。同事们自发以各种形式悼念他,称赞他是基层党员领导干部的榜样、优秀的科技工作者、能够与广大职工说知心话的“知心人”。而获得这一切的肯定,源于他22年的工作历程,更源于他一贯对党的事业执着坚定,为企业发展的忘我工作。

 

从“零专利”企业到行业标准制定者

 

他是一个不把工作做到极致不肯罢休的人。华鼎装饰项目经理刘波,仍记得当初刚来华鼎参与上海世博会法国馆项目时,薛维波带领团队啃下的那块“硬骨头”。

 

“当时,成功拿下法国馆内部装饰的企业只有华鼎,这无疑是难得的机遇。但难题也随之而来,工程如果搞不好,对华鼎的声誉甚至国内整个装修行业的声誉都会带来影响。”刘波说,法国馆的设计由国外团队完成,该工程一层以及四个角部楼梯间等半开放式区域吊顶均采用了GRC吊顶穿孔板,但这种GRC材料面板与吊顶龙骨的联结方式没有规范的细部构造方案和技术标准,施工中极易造成GRC板易起拱变形、板面不平整等质量通病。要知道,这在以往的一些装饰项目案例中一直没有得到很好解决,后期维护成本高昂。

 

“当时我们一个电话打给薛总,他立即前往项目部,召集项目及GRC厂家负责技术、施工、设计等专业人员深入项目现场做测量做记录,仔细分析每一个施工节点,明确细部构造做法,绘制构造节点图。”刘波回忆说,为寻求最优的解决方案,他白天在项目现场指导做样板先行试验,夜晚则回到办公室修改技术方案,随着实践经验的不断累积,他带领我们总结出一套一种GRC穿孔面板吊顶安装连结技术,成功地解决了吊顶面板与龙骨的结构连接问题。该项工法成功获得专利授权,法国馆装饰项目更是荣获2010年度世博工程全国装饰奖。

 

“搞科技工作的一定要严谨,专利成果和示范场工程都是要经过专家评委认证的,所做的材料和资料一定严谨,一定要有华鼎的水平,不要让专家提出质疑。”科技部经理罗超平说,正是他的严格要求,才让华鼎从一个“零专利”的企业,到如今成为行业标准的制定者。多年来,薛维波刻苦钻研,编制或参与编制的国家专利13项,连续获得多项省部级专业技术奖项,《一种软连接隔声墙的施工方法》《一种晶砂面透声吸音复合吊顶及其施工方法》等技术获得国家专利。

 

“我们说你可不能独自搞科研,就这么一句玩笑话他放在心上了。开始带着公司的几个年青人捣鼓起来,一年后,他带出的几个弟子也都拿出了小发明或创新成果。”罗超平说。科技部的于巧巧是薛维波的得意弟子,如今已有多项专利在手。“师父做事细致,工作起来特别严肃。有一次做一个策划,我按照要求改了好多次,但他每个细节都不放过,对于出现的标点符号错误也会严肃批评我们。刚开始工作时不理解,怎么遇到这么个领导。”于巧巧说,但私下里我们和他没有距离感,他是“刀子嘴豆腐心”。谈到科技创新,于巧巧说当时对科技创新没有概念,从零做到现在可以独当一面,都是师父一点点鞭策过来的。

 

华鼎装饰党委书记、董事长谷运宝说,自调任职华鼎装饰总工程师以来,薛维波一心扑在工作上,不管是技术创新、方案编制、还是市场营销、现场施工,不管是份内份外,只要有需要就会看到他。

 

央企党员干部中难得的“多面手”

 

薛维波在华鼎装饰是出名的“爱操心”。工作不顺心他能给你分析十大原因,生活中遇到问题他能帮你想出十个办法,身体不爽他给你“诊断”十种致病诱因。总之能给予的建议他总是想尽办法提供,好像每件事都是自己的。经过他或是认真或是戏谑或者调侃的分析,对方心中的阴霾就能消散一大半。

 

薛维波从项目基层一步步成长为公司领导干部,历任公司项目经理、工程部经理、总工程师、副总经理,直至去年10月薛维波被任命为公司工会主席,他不仅精通科技创新、经营管理,更对员工倾注人文关怀凝聚人心。员工结婚生子、生日、职工父母生病住院家庭困难,他都一一记在心上,主动了解困难为大家申请补助,温暖困难职工。

 

作为央企基层领导干部中难得的“多面手”,他还协管人力资源部每年的校园招聘。薛维波对分管工作总是特别上心,不管是牵头负责还是“协管”,只要交给他,他总是会亲自带队,亲力亲为。

 

在新学员眼中,薛维波就像邻家大哥,对他们工作的打算和安排想得比学员自己还周到。外出招聘时候,每到一个大学召开宣讲会,从制作宣传PPT到各项介绍宣讲,他总是带领大家把每一个细节进行探讨补充,根据实际情况制订最为合理的校园招聘方案和行程安排,对每一个咨询公司情况的大学生都会从企业发展状况到中长期发展规划,结合行业发展趋势和青年人就业愿望,用温和精炼的话语打动每个学子的心扉,以一个老学长的身份劝告求职者未来的发展和注意事项。

 

面试中他跟每个学生进行交流,他充分理解每个学生找工作的不易,有时可以从上午宣讲完一直面试到晚上,而且中途都不休息。有学生无法参与现场宣讲会的,晚上回到宾馆还要进行视频面试,有时候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才休息。

 

西南政法大学毕业的新员工李亚超仍然记得与薛总的第一次见面,“亲切幽默,我是山西人,他说和我是半个老乡,调侃我本人长得没有照片好看。”当时感觉薛总很忙,为了不让学员们等太久,他中午饭都没吃,下午一点多休息20分钟,给等待的学员一起订了盒饭一起吃。20分钟后,进行第二轮面试。晚上就签三方协议。“签协议时,薛总会详细问家里的情况,未来职业规划,那种关心让人温暖。”

 

设计中心新员工杨洋谈起与薛总的那次会面,眼圈泛红。“去年9月,薛总来兰州招聘,一点架子也没有,面试完后就像大哥一样搂着我的肩膀让我安心去吃饭等消息。前一天晚上还在兰州,第二天我还没醒,他在去西安的火车上便通知我录取消息了。”杨洋说,“我们有几个最后没能来华鼎的同学,薛总也是一一回应,并根据每人的情况提出建议。”

 

今年这批新生入职后,很多人都问为啥没见到薛总?“当得知再也见不到这位可亲可爱的大哥时,我们几个新人抱头痛哭。”杨洋说。

 

“我是沂蒙山区的孩子”

 

薛维波总说“我是沂蒙山区的孩子”。他的家乡山东省沂南县是一片红色的热土,他成长在一个具有红色基因的家庭,祖父是老支前模范,大伯父、二伯父都在战斗中壮烈牺牲。正是得益于沂蒙精神的滋养、朴实家风的熏陶、先辈事迹的感染,养成了他拼搏工作、甘于奉献的作风。

 

在同事眼中,薛维波永远是第一个到、最后一个离开单位。因为对工作的追求、对岗位的尽责,薛维波尽管无暇顾及家人和孩子,但作为同行,妻子韩冰特别能理解薛维波,给予他最大的理解和支持。

 

就在这次出差前,他曾对孩子说等回来就一起去迪士尼,如今成为永远的遗憾。“现在儿子上三年级了,我都能用手指头算得出与儿子一起去公园的次数。家里与儿子的合影只有四五岁时的,近十年来几乎没有出去旅游过,竟然找不到一张与儿子外出的合影。”韩冰说,薛维波总是把工作摆在第一位,健康放在第二位。“这次出事也让我内心充满惭愧。总感觉他每天都是能量满满,也没有发现征兆,其实身体都病入膏肓了。”

 

韩冰回忆说,“其实这次出差前,他曾几次说特别劳累,感觉吃不消了,我让他停下来休息几天。但正好赶上校招,他说这事决不能耽误。”出事的当晚赶到安徽时,薛维波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夫妻俩最终也没能说上一句话。“这是他对工作的追求,对岗位的尽责。他的突然离开对我和家庭来说是巨大的打击。”

 

不论平时工作有多忙、身体多疲惫,薛维波每年都会开上十几个小时的车赶回山东沂南老家看望年迈的父母。今年薛维波的母亲已经88岁,父亲90岁。“快20年了,每次和他回来家我总是提议去爬一下泰山,但他太珍惜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了,总是说回来一趟不容易就想和父母多待一会,我们的日子还长呢。就这样,20年了,我们也没能去一趟泰山。”韩冰说,薛维波对父母的爱太深了,骨子里透着山东人身上的那份孝道。

 

薛维波已经走了四个月了,为了不让年迈的父母受刺激,家人一直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年迈的父母已经问过几次:大儿为何好久没打电话了?韩冰和家里人只能小心翼翼的用“出远门了”“国外电话不好打”等借口来安抚老人。

 

行动树立丰碑。作为一名央企科技工作者,他用严谨科学的态度体现了匠心和人品;作为新时代央企党群工作者,他用春风化雨的行动践行着党的宗旨;作为央企基层党员领导干部,他用担当精神承诺了自己短暂而光荣的人生,用敬业奉献感召着身边每一个人。

来源地址:把活着的日子一天过成别人的三天!华鼎装饰那个“爱操心”“专啃硬骨头”的薛维波走了



图片

Contact ME